23日,第五届中国银色经济与健康财富论坛在清华大学举行,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杨燕绥在解读《银色经济与健康财富发展指数(2018)》预报时表示,打造高质量为老服务和产品供给体系,这里面核心问题是研究需求。


养老的需求到底是什么呢?有效的需求又怎样呢医养服务买方定价怎么实现?服务质量一定与经济水平相适应,不能简单跟人均GDP,高两倍三倍的国家比,所以这个供给水平一定是跟经济水平相适应,少了不对,多了不行。这个时候作为非常关键的问题,健全规制和政府信誉,培育社会企业,医养PPP。


以下为全文:


各位领导、嘉宾上午好,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把我们指数2018预报在这里发布。这个指数明年2月跟国家经济周刊发布,主要是官方数据,现在2018年的数据,95%到位,还有一部分数据还在等待,所以在这里是一个预报,这个指数主要是在我们老龄金融分会下作为精品项目,主要在公管院就业保障中心执行,今天以后联合中国银行一块执行这个指数。


从这个指数来看,我们从三个方面,先解读一下银色经济和发达国家大数据分享。再看银色积极健康财富综合指数报告。再看一下积极老龄化的机遇和挑战的思考。


人口老龄化并不是社会老化,健康长寿意味着社会稳定和经济发达,现在人类进入大健康经济,就是一个黑发50年、白发50年银色经济时代,所以个人企业国家都应该怎样创新怎么规划,这个时候中共中央国务院发了中长期规划。所以我们对这样一个背景和未来,我们给它的定义,基于国民不断增长健康长寿的消费需求和约束条件,我们今天各种论坛其实大家都在探讨这两个问题,这个消费需求是什么,我们只有搞清楚消费需求,再讨论供给侧才更有道理。


当我们意识到这个消费需求,我们又发现它很多事情是新鲜的事情,像刚才巴老师讲到,要负利率怎么办?我们养老金平台怎么收管理费,怎么为未来能够赚钱的项目投资?而不是眼前赚钱的项目去投资?当我们要做的时候发现一大堆的约束条件,这是新问题,所以在这样的背景下组织我们的生产、分配、流通和消费,追求两个平衡,供需的平衡,代继的和谐,这是两大极大的挑战也是我们的约束条件,这样社会活动的总称这是我们论坛的主题也是指数的主题。


从发展规律,发达国家GDP随着人口老龄化逐步提高,是借助人工智能提高劳动生产率的结果,卫生费用随着GDP的增长,卫生费用占比也在增长,双驱动增长这就是大健康经济的结果,但这个结果我们怎么迎来?所以对中国的挑战就是未富先老,快速老龄化。因此它决定中国有效需求不足,供需平衡需要买方定价。代继和谐需要适度福利,所以中国正在进入一个要效率微利的社会财富储备期。国家的中长期规划提出了这样一个非常响亮的概念,社会财富的储备期,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所以我们分享一下西方大数据可以看到,进入深度超级老龄社会三个阶段,他们人均GDP,老年人占比上升,好像负担增了,但是人均GDP从1万、2万、4万美金,每个阶段人均GDP翻番往上涨,怎么涨的呢?当然是劳动生产率,GDP增长,消费者消费变了,吃住交通解决了,人们开始有能力也有意愿为健康投资,卫生医疗总费用占到GDP6%、8%、10%,但人民的需求首先用于预防和康复,高龄化后边有一段护理,用于医疗只占三分之一,而不是大医疗。


我们编制的时间表,这是一个倒计时的事情,美国进入深度用了65年,人口政策在这里起到了作用。德国和日本,德国比日本晚20年,但是进入超级老龄社会,德国、日本并驾齐驱。这就是今天的东北和东三省和广东能不能有东西德平衡的兄弟关系。看看中国,在我们进入老龄社会的时候,人均GDP只有800美金而他们是1万美金,我们在2025年以前就会进入超级老龄社会,到2025年以前进入深度老龄社会,2035年进入超级老龄社会,美国有足够的时间有备而老,我们没有,我们从年轻到超级老龄社会,一代人,这就是我们面对的挑战。


如果我们想进入一个微利高效的社会财富的积累期,我们的工作就要精细化,所以我们做指数,指数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精细化管理的一个手段。所以我介绍一下指数的结构,2018年指数的报告和绩效的结果和影响因素。


我们指数的结构,一级指标是全球国际社会达成的关于积极老龄化三个维度,健康,积极就业,老有所养,三个维度作为一级指标,下面带了14个二级指标,这14个二级指标可以作为独立因素成长,14个指标都是我们积极应对老龄化的制度安排,有很多在这次的规划中都提出了一句话,在我们这里已经是一套指标,下面跟着44个三级指标,然后就对接数据了。这就是架构。我们看看结果。


2018年,0.5961的数据比2015和2017年均值增值0.0494,我们行动计划一项项的落地,中国从2015年的变化是非常大的,到2018年为什么比前三年的指数增值,我们看后边分布。第一个维度,健康老龄化是增值,老年人口红利也是增值,养老保障这个维度也是增值的,养老保障不同就是在2017年比2016年,它是贬值,因为我们知道越来越多省的养老基金收支不平衡,我们养老金总储备占GDP比例非常少,才1.6%,为什么2018年我们开始增值了?养老金的指标它也开始增值?除了其它绿色都是从以前持续在增值,2015年以来我们在应对老龄化各种措施上一点一点进步,只有养老金它是贬值。还有友好服务和老年社会正在建设,数据不完整,我们把指标放在这里,最后有了完整的数据,我们最后一点点让它成长起来,我们这个指数策略,所有该进行制度建设都把指标放在那儿,都给基值,以备以后成长,这样保持指数完整和指数的稳定。


在健康老龄化到底我们哪些数据做的好,人均GDP的增长,卫生支出增加,个人卫生支出占比的下降,健康环境的改善,医疗服务的治理,大家都可以看到2018年的变化。


在老龄人口红利方面我们怎么进步的呢?60岁以上就业人口占比的上升,就业人口参与率的提升,第三产业就业占比的提升,劳动占比占GDP比重的提升,老年人消费占比的上升,这都表示了老年人口红利一些积极现象。


第三方面,老有所养,2016比2017年是贬值,2018年数据看,我们比2017年增值,到底什么工作什么现象让我们看到了它在增值?第一,降低税率,第二参保人增加,第三,职业年金上来了,第四,国有企业红利真正划拨入账,养老保障占GDP比例上升了。国企红利划拨以前一直在喊,但没看到数字进来,2018年数字进来,所以从0一下往上升,所以它当然是一个贡献。但是地方职工养老基金的风险在加大,这个指标仍然是贬值的,但总体是上升的,前面几个行动都让我们看到了它的希望。所以医疗保障指数其实一直在上升,今年升的比较多,医疗费用增长调控机制,药品大量采购,医保支付DRG,医保智能监控审核填补了空白,医疗保障支出我们有46%靠治理,2018年以后国家医保局成立很多事情都从空白开始有了进步,所以成绩就是这样取得。剩下养老服务老龄友好社会逐渐出现很多成绩,这个指标还会增值。


面对积极老龄化的机遇、挑战和思考,我们做的每一项制度安排和安排里内涵思想我们提几点对机遇挑战和思考。


规划提出要夯实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社会财富储备,社会财富储备是不是我们的国家政策中第一次提出这个口号呢?第一次作为政策提出来?当然我们还在研究,当然这个提法非常好。但是这个提法要落地,我们觉得非常关键的问题是社会价值和资本价值找到均衡点。养老金从三支柱到两个账户管理,现在正在发生。三支柱是因为国家企业个人,但是今后企业其实低成本短期化,企业在做支柱很难做,所以企业作为福利有条件的企业作为福利打到个人账户,整个社会运作是企业账户和个人账户,结构合理,高效运行,惠及老人。保护因老房产,支持多样化的以房养老。如果老人最后一套房产是不允许向子女转移,在薪酬制度里,福利延期支付房产,尤其国有企业当时给职工的房产是他薪酬的一部分,所以要有适当保护。


建设优质高效的医护体系,支持价值医疗和医养结合,医护体系是基础设施,让养老嵌入这个体系,当老年人需要急救,让养老嵌入医护体系,靠床位的钱是不可能建这个体系。


创新金融保护微利聚集长期资产和长期资产入市。


改善人口老龄化劳动力供给,这是我们指数一个长期研究的内容。


这就说明劳动人口年龄要伴随长寿而提升,所以国民预期平均寿命减去养老金余寿就是退出劳动力市场和领取全额养老金的一个标准年龄,所以我们今后论坛从今年开始,今后每期论坛先敲钟,告诉大家这个生命时钟,所以中国亟待增加劳动人口年龄。


打造高质量为老服务和产品供给体系,这里面核心问题研究需求。研究需求是讨论供给侧的前提,前期我们讲供给侧比较多,但是研究需求不足。所以有时候需求定位不一定准确,这样使供给侧走弯路所以这是核心。63年婴儿潮的老人,今天说的银发经济,他们正在走向老龄阶段,而且是失足孩子很多,他们怎么办?现在需要服务。此后的年轻人不是这样,那是我们长期的银色经济,百岁人生。


养老的需求到底是什么呢?有效的需求又怎样呢?医养服务买方定价怎么实现?服务质量一定与经济水平相适应,不能简单跟人均GDP,高两倍三倍的国家比,所以这个供给水平一定是跟经济水平相适应,少了不对,多了不行,这样的指数到底怎么发展,深圳面对极大的挑战,人均GDP已经比欧洲高,超过2.7万美金,现在它作为社会主义先行区要打造标杆,你按那么高的GDP水平去建设,我们怎么跟得上,我们说深圳建设的不是一个阳春白雪的东西,它是根据人均GDP水平,告诉这个水平做什么,各个地方照着这个原则在水平上做,全国也有户籍性的。


这个时候作为非常关键的问题,健全规制和政府信誉,培育社会企业,医养PPP。全球在长期护理上美国、德国日本他们已经做了都在降温,中国要进,我们要升温我们有这个条件,我们必须做,所以我们说中国要升温要升的有道理,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是社会主义公有制国家,政府手里拥有土地和财产,所以我们把土地拿出来做到老人身上,我们就可以降低成本,我们在引用大量企业社会进入,用竞争提高效率,我们就可以在一个低利率水平上做相对高质量的服务,这是必由之路,所以我们就打造了这样一个PPP5-4模型。


它的意思就是说,把医养服务四大成本列出来,土地和环境地租,房产设施网络平台房租,服务及软件,还有个人支付。中国已经进入小康社会的起点,个人支付生活费没有问题,除了三无老人,所以中国今后的扶贫是医疗扶贫,所以我们的三个保险制度都会大力发展。这样四大成本构成我们的医养服务,谁来买单?买方定价我们就看到三无人员都是政府买单,像泰康做的高净值人群,全部自己掏,也不属于PPP,中间低收入、中收入、高收入,凡是不能交房租,交房租交服务费没问题,我们退休将近一万人民币的养老金,一交地租泰康的价1.8万交不起,高收入的人也需要政府投入。


政府投入、社会资本和个人出资,它是一个清晰的比例,我们有四类医养企业,除了三无老人政府公共服务,其实有这么四类,它的财务模式针对购买人群是不同的,所以我们从第四届论坛时就把养老企业都找来告诉它,按照这个图定位,你要瞄准客户,买方定价,然后你才能知道你的盈利模式在哪里,这个就需要跟地方政府沟通好,你要把低收入老人,让人家做,土地房产都你出,让他知道他的微利模式在哪里,这个特别需要双方信用体系。


这个必由之路,它的社会法的范畴和城市养老服务的公约,要政府守信用,要社会企业也守信用,所以PPP的运行规制产权清晰,契约精神,PPP的协议这就非常关键。


最后,构建养老、孝老、敬老社会环境我们现在正在进入互联网,人们越来越离开自己的家乡的土地和工厂围墙进入社区,越来越是社会人,社会人大家庭我们要知道社会的事情,大家都有社会人大家庭的概念。养儿防老过时吗?不过时,它是内容翻新了,从家庭全面赡养到居家养老和社区服务。


敬老的代际文化是培育互联网下社会人责任感的基石,两代人把持距离以后社会没有责任感,西方国家开始学习中国的孝道文化,我们中心合作伙伴,美国宾大领导力中心,他的教授带儿子来中心每年访问和派他儿子和这里进修,而且参加我们央视长寿时代的拍摄,核心学习中国的孝老文化。


最后,敬老需要社会文化和法律的支持,所以这就是我们贯彻这个规划和指数继续做下去的一些构想,谢谢大家!